大连方言

小归娘和小小四老对。
小归娘长得血带人亲,小小长得也血姿势。
但是小归娘跟小小不太对付。
小归娘觉得小小太的色,
小小觉得小归娘太赖塞。
小小管多不学习。

有一天上自习,小小偷偷在下面讲话:
 
小小很得意的跟小归娘显摆:哎,我告诉你啊,我昨晚歹得刺锅子,血受。
小归娘不屑一顾:我真让你磕了,歹个刺锅子有什么可展样的。我写作业呢,你摆老来哥了我。
小小不爽:你不知道,现在刺锅子血贵,俺妈都不嘎十买。
小归娘:你摆抓唬我了,俺家门口炫了卖刺锅子的了。
小小:你极好个彪了,现在哪儿有卖刺锅子的。
小归娘很不耐烦:摆个痒人啊,你就不能语其点儿,我写作业呢。
小小挑衅:你个饼子,那么点儿作业还没写完。
小归娘火了:我真让你开了,看你那个特勒样儿,鼻哥子都出来了,还歹刺锅子呢,我看你去歹草鞋底子吧。
小小:你个潮乎蛋子,嗷嗷什么,我歹草鞋底子,你歹活廊子吧。。。

コメントを残す

メールアドレスが公開されることはありません。